一群小孩「逃學」怎麼辦?以色列教育:不是「建圍牆」把小孩關住,而是...

貸款

在幼稚園上班的第三年,我被調到了屬於正規義務教育的4到6歲幼稚園(中、大班)工作。 我工作的幼稚園是私立幼稚園,收四個月到六歲的小孩。而四到六歲這個階段,卻是「公辦民營」。幼稚園園長由政府招考、政府出錢,園長之外的老師,幼稚園總負責人可以自行聘任(錢是幼稚園出的)。

因為是義務教育,所以即使是私校老師,仍需要跟教育局的人面試。教育局的人對於我之前在台灣的教育經驗,以及之前上了地方政府辦的幼教課程很是滿意。但最後,還是語重心長的跟我說:「這個幼稚園跟小班以下的幼稚園十分不一樣,妳要很強壯––心理上及生理上。」

開學第一天,震憾教育––不是我們大人給小孩震撼教育,是我老老實實的被小孩上了震撼教育課。

我的新幼稚園一共有27個小孩,18個男生、9個女生,連園長在內,5個老師。

依照時間表,我們出門散步。集合27個小孩,就花了20分鐘。不就是要大家拿帽子、喝水、上廁所。一群小孩坐在一起,我推你擠,玩成一團、園長講話,其他小孩也跟著講話,要他們住嘴,很多小孩還是左耳進、右耳出,繼續講他們的,任你說破嘴也不理你。

散步後回幼稚園到院子裡玩。這是自由時間,小孩開始「認識彼此」:一群男生捉弄另一群男生、有些小孩也一直設法捉弄大人(像是跑去跟某個老師說,你是大西瓜),最令人頭痛的是,不斷的有肢體衝突發生,男生們不停打來打去––十分暴力的打法。

那一個鐘頭,我就是不停的擺平誰跟誰的打架,把兩個打在一起的小孩推開時,偶爾還會不小心被小孩打到。
在這裡,我第一次見識到「蒼蠅王」裡面的情節––沒大人的社會,小孩活得跟野蠻人一樣。 找到空檔,我問了園長今天的狀況是不是正常的狀況。園長笑著說:「今天的狀況十分正常,新開學,大家都得適應新環境,混亂是必然的。至於小孩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我們開會時,再解釋給妳聽。」

哇,如果今天的狀況算是正常,那我是不是得去買保險、跟警察借裝備了?

突然想起,我老公雅爸好幾次跟我說:「小孩在18歲以前是野生動物,18歲後才開始進化成人。」
上班的第二天後,我發現除了不聽話,不守規矩之外,事情竟然還可以變得更嚴重…

我們幼稚園並沒有圍牆,門也沒有鎖。門打開就是大草皮(我們稱為院子的地方),大草皮之外,就是社區的小路。(我們社區車子不能進來)

一開始是一個嚴重適應不良的新同學,只能趁老師們一不注意,就逃回家裡。一天可以玩個五、六次。
接著是園裡比較大的小孩,突然覺得逃園是件有趣的事。

有次他們在院子裡玩「接火車」的遊戲(就是一個小孩搭著另一個小孩的肩膀走來走去),帶頭的大孩子決定帶著大家去公園,大概有6個左右的小孩,就此逃園,任憑老師在背後喊半天都沒有用。老師們追到公園,6個興奮的小孩開始尖叫,然後往幼稚園的方向跑回去。跑進幼稚園,各自坐在椅子上畫畫、玩遊戲,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

然後是三兩作戰。一次早上大家出門去散步,兩個晚到的小孩,在幼稚園裡玩著玩著,突然開著門奔了出去。他們在前面跑,我跟另一個老師在背後追;我們追得愈勤、叫得愈大聲,他們跑得愈高興。兩個人跑過公園、跑過足球場、跑到其中一個小孩爸爸工作的酪農廠,才停了下來。兩個小孩精力旺盛,被我們抓到時還可以十分清楚的講話,我跟另一個老師卻是喘到無法呼吸。

就在那個喘不過氣來的剎那間,我突然瞭解到,對他們而言,根本是種遊戲:可以跑給老師追,真是太酷了!

瞭解是瞭解,但老師們如何可以有點尊嚴的面對這個問題呢?––再說小孩逃園
對於校譽是非常嚴重的考驗,我們簡直就是一開學就碰到大危機。

一年前被教育局調來我們這個鄉下地方,沒有太多教學經驗的年輕園長跟教育局督導商量的結果是:蓋圍牆。

坐在工作會議上聽到這個建議,不只是我,在座的大人們皺起了眉頭:蓋圍牆就可以解決問題嗎?

這時,幼稚園的總負責人開口了(她之前也在中大班這個園做了不少年園長):「我想先給你們看看今年幼稚園小孩的基本背景結構:男多女、父母離婚、新轉入幼稚園的小孩多、也有幾個正在接受感官統合治療的小孩。今年的小孩結構比較複雜,情緒比較浮動,不大容易對話,雖然開學沒有多久,相信你們都已經感覺到。在這種狀況下,面對小孩的憤怒與無助,大人更需要拿出辦法來,而不是只用『蓋圍牆鎖住小孩』這種方式處理。所以我現在問你們,就教育專業上,你們覺得做什麼事可以幫助這個年紀的小孩?」我們的長官竟然考起我們來了!

「今年不只幼稚園的男女生數差異太多,男生們年紀又比較年長,比一般中大班的小孩體力充沛太多。我常覺得他們無聊而且坐不住,所以就開始搗蛋,也許我們可以幫他們設計一些耗體力的活動?像是找教練教足球?」我是新手,被推出來第一個講話。

總負責人點點頭:「這件事今年一定要做。剛剛Winnie講到一個重點:這個年紀小孩不守規矩,很大的一個可能性是園內的活動性質不適合他們––我剛已經提過,今年小孩的身份結構比較特殊,當你怎麼高聲叫喊小孩都聽不進去時,你就該開始考慮更換日規活動,所以除了踢足球之外,園長有沒有其他專業的做法?」球被丟回園長身上。

「我必須要說,今年幼稚園的小孩,比一般同年紀的小孩,咳…真的活潑很多…」園長很努力的尋找措辭。「嗯,我會重新檢視園內的課表,一方面設計更多高體能度或是必須手腦並用的戶外活動,並且評估各個小孩感官統合發展的狀況,然後我會在幼稚園裡設定幾個特定活動,像是盪鞦韆、打沙包、挖沙坑…提供當天情緒不穩的孩子可以有發洩情緒的地方;相對的,我也會設計幾個讓小孩可以獨處的地方,像是塞著棉被的小小帳蓬,讓小孩覺得要獨處而且覺得像子宮的安全感時,有地方可以讓他們把自己包起來!」

「另外,我會馬上動手設計可以讓小孩認識自己與同儕的活動,像是每個小孩的強項與弱項,每個老師專精什麼,可以提供什麼協助。這有助於小孩找到自己在幼稚園的位置與新朋友,而比較穩定下來。」園長開始恢復他的專業能力。

「很好!」總負責人點點頭「當然,請大家記得,中大班的孩子還是孩子,需要愛與瞭解。你們得想辦法盡快取得小孩們的信賴––這在這一年是不容易的任務,因為園裡有不少父母離婚或正要再婚的小孩。這些小孩比其他同年紀的小孩有更多不如意的人生經驗,通常也比較難以信賴新認識的大人。但如果你們要以不蓋圍牆的方式杜絕小孩的逃園,你們就必須做一個小孩可以尊敬跟信賴的大人––誠懇、關心、耐性、言行一致、願意跟他們一起想辦法。當你們在孩子眼中是關心他們,願意聽他們說話的大人,而不是不想瞭解他們,整天只會說『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的陌生大人時,小孩就不會覺得捉弄你,在口頭上贏過你是件值得得意的事情!」

那天工作會議後,大家突然都覺得可以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帶這個年紀小孩的不聽話與調皮。幼稚園開始引入感官職能師與兒童心理師的幫助(到園觀察,個別協助),更改日規活動,讓小孩忙碌、真誠的逃園的孩子對話,尋找除了逃園之外的解決辦法…。那一年老師們都過得很辛苦(需要跟小孩拼腦力跟拼體力),但到了學期中,我們成功的讓逃園的狀況絕跡,讓情緒高漲的小孩懂得來找我們求救…,那一年,是我幼教生涯中的大轉折,讓我第一次真正瞭解到教育小孩是種專業,需要很多的學習跟實踐!

而幼稚園的圍牆呢?因應教育局的要求,總負責人最後還是蓋了圍牆––我一開始聽到要蓋時很失望,但看到完工後的圍牆就又笑了。當然,那是因為我們住在一起沒有安全顧忌的社區,所以總負責人可以這樣跟教育局「交代」!

畢竟,做為教育者的我們,其實都很清楚,圍牆蓋不蓋並不重要。我們是蓋學校,不是蓋監獄,如果學校留不住小孩的心,圍牆再高小孩還是會爬出去。

【延伸閱讀】他們被BBC跟拍了49年!當人生縮時到150分鐘,你看出貧富差距真相了嗎?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內容信貸來自YAHOO新聞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一群小孩-逃學」怎麼辦-以色列教育-不是-建圍牆-把小孩關住-而是---012506713.html

信用貸款


F181E24D092867EA
, , , ,
創作者介紹

中古車貸款率利試算表

k42cq2gmc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